首页 > 展会 > 国内展览 > 正文 
 
  数字时装周到底有多大影响力?
2020-07-31
分享至:

  先下结论:国际时装周的数字时装秀是个失败,至少在社交媒体上是这样。

  根据数据追踪公司Tribe Dynamics的数据显示,在十多个转向线上发布的奢侈品大牌中,没有一个品牌能像去年的时装秀那样在Instagram上引起大轰动。平均而言,其数字时装秀、视频和演示产生的在线参与度不到过去的三分之一。另一家在线数据追踪机构Launchmetrics的数据显示,以小品牌为主的全数字化伦敦时装周也出现了急剧下滑,社交媒体参与度比一月份减少了55%。

  很少有人认为行业会立即找到在线办秀的正确模式,这只是一个市场营销试验,是疫情强加给这个行业的东西。Dior用视频展示2020年秋冬高级定制系列,用神话般的超现实主义森林,展示了37款造型;Louis Vuitton发布了动画电影《Virgil Abloh与朋友们的Zoooom历险记》(The Adventures of Zoooom with his friend by Virgil Abloh);Hermès的直播让观众从幕后观看其轻盈的男装系列,观摩模特和团队在T台上秀之前如何在后台做准备;而Loewe则向世界各地的编辑和网红发送了巧妙的“盒中之秀”(#Showinabox);而Etro、Dolce & Gabbana和Jacquemus在内的一些品牌,甚至举办了规模较小的线下秀,观众们彼此保持着社交距离。

  但无论是品牌选择了一种适合数字时装秀的形式、一部系列电影,还是其他一些非传统的形式,与去年同期相比,其获得的在线参与度都相对较低。举例来说,根据Tribe Dynamics的数据,Hermès在其最新男装秀的赢得媒体价值只有去年同期的28%。而在网上饱受赞誉的Valentino2020秋冬高级定制系列,其赢得媒体价值为去年同期2019秋冬系列的57%。可以肯定的是,这一季Valentino的数字秀确实比其他品牌的平均表现要好,这表明,一个引人注目的展示方式仍然可以产生影响,即使它仅限于数字世界之中。值得注意的是,随着这些帖子在网上直播,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发现这些帖子,这些品牌可能会看到更多的参与度。Hermès和Valentino没有回应BoF的置评请求。

  数字秀的反响平平,可能会加强推动品牌在九月份之后恢复线下秀。这也引起了人们对这些展示的质疑。各大品牌似乎在苦苦思索,要创造出迎合行业需求的数字展示(即为了媒体和买手打造,这些人群可能希望近距离、详细地观看服装系列),还是迎合消费者、优先在网上传播的产品展示。无论是哪一种,网络上的时尚迷都未能帮助其提高参与度,原因可能在于,线上秀缺乏整个行业的凝聚力,更少网红帮助传播,或者在全球疫情和经济衰退期间,人们对时尚之类的东西的兴趣相对减少。

  《华盛顿邮报》的Robin Givhan在谈到一连串数字直播秀和展示时写道:“作为一名试图全面理解这一切的观众,这些日子就像坐过山车一样情绪起伏。在这里,罕见的线下时装秀(在户外,嘉宾戴着口罩)让人同时感到钦佩和鲁莽,即使是在屏幕上观看也是如此。”

  选角总监James Scully表示:“我们不能回到过去的模式了,包括时装秀在内的,因为它们已经臃肿乏味了。”他认为,尽管存在创意和后勤方面的限制,但大多数数字时装秀都没有创新。“人们试图回到那种盲目而不摩登的状态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些真正花时间,在疫情时坐下来思考我们现在在哪里,我们能做什么的人。”他认为Jonathan Anderson为Loewe打造的形式是最能引起共鸣的,尽管这场秀在网上并没有引起广泛的消费者参与。

  “你看到这些奇怪的、没有灵魂的数字时装秀,却没有一个人在场......这让你真的想知道,到底是谁在参与这些活动:是顾客?还是只是想娱乐的人?”Scully补充道。

  即使是那些受到好评的作品也很难在网上给消费者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以Prada为例,它在7月14日举办了数字时装秀。评论家们对这次活动大加称赞,这是一部五合一的电影,由时尚界重量级人物Willy Vanderperre和Juergen Teller等人担纲制作。更不用说,这是Raf Simons走上前台之前,Miuccia Prada的最后一次个人秀。尽管如此,从7月6日到7月19日,这个米兰巨头品牌的赢得媒体价值是520万美元,比2019年6月在上海举行的男装秀的影响力下降了大约60%。

  Prada的一位发言人在给BoF的一份声明中表示,与去年春夏男装秀相比,本季所有的男装秀在社交媒体上的影响都较小,但Prada在这一领域的收获超过了其它奢侈品牌。该品牌还表示,与之前的2020年秋冬男装秀相比,该品牌在中国社交网络上的参与度增长了四位数,与2020年秋冬男装秀相比,本季Prada网站的访问量增长了两位数。

  数字营销活动热议减少的一个解释可能是由于网红造势的减少。围绕时装秀产生的热议不仅来自品牌本身,还来自行业时尚先锋、名人和与他们合作推广T台秀的网红。一位网红营销机构的发言人说:一般来说,网红的帖子在任何情况下都比品牌帖子表现得好得多。无论是由于营销预算削减,还是由于每个人都可以第一时间接触到数字发布,如果邀请更少的网红参与品牌的直播,该品牌的数字影响力反而可能会受到影响。

  对于那些在数字时装周期间与品牌合作的网红来说,他们取得了一些显著的成功,尽管是相对而言的。例如,卡Caroline Daur在Instagram上有240万粉丝,过去几周与Valentino、Prada和Loewe等品牌合作,她与Dior合作发表了一篇“非常有影响力”的帖子,获得了2.28%的参与率,而根据Obviously的数据,她的平均参与率为1%,而Dior的平均参与率为0.2%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即便是那些选择邀请网红出席、办秀地点也是网红场地的Etro和Jacquemus等品牌,其赢得媒体价值也只是过去的一小部分,不过与选择严格数字时装秀的其他品牌相比,其数据高于平均水平。在Etro,这一季的直播秀为该品牌带来的赢得媒体价值仅为去年的40%多一点,但人们关注的是哪些网红参加了这场秀。而就Jacquemus而言,本季度的赢得媒体价值只有去年同期的一半。

  随着2021年春夏成衣秀的临近,各大品牌必须再次考虑如何应对这种模式,因为疫情还在继续限制着全球的旅游和生产。

  Launchmetrics的首席执行官Michael Jais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BoF:“虽然线下体验仍将是时尚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,但真正的成功将体现在品牌如何将两个世界融合在一起,创造出具有影响力的、有分享价值的时刻。值得注意的是,品牌必须考虑如何包装和分销其数字资产,在正确的时间向媒体、网红以及其他人提供正确的内容,以达到正确的消费者......今天要解决的问题不是数字化,而是扩大化,因为任何品牌活动都依赖于扩大化来取得成功,而数字化转型是这一过程的关键。”

  (来源:BoF时装商业评论)

 

声明:凡于本网文章前标有“CTEI网讯”之文章即表示为本网原创、编译、第一信息源、第一媒体合作方等,如需转载请务必标注文章来源自“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 www.ctei.cn”,本网保留法律权利。
相关文章
 
  更多>
  更多>
sy.jpg
中国纺联年中工作视频
sy.jpg
中国纺联党委召开2020
3601.jpg
【专题】智慧闪光 点
sy.jpg
百炼成钢 ,CHIC首日
sy.jpg
用于远程决策的纺织资
sy.jpg
2020纺织服装上市公司

合作媒体:《纺织服装周刊》 《家纺时代》 《中国纺织》 《中国经济网》

©中纺网络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6217号-29

业务咨询: ctei@cntac.org.cn